您现在的位置:ca88亚洲城 > 科技访谈 > 石元春的“学术腐败

石元春的“学术腐败

2018-07-30 07:05

  2011年8月14日,一篇《中国学术腐败第一贪――揭露、控告原北京农业大学校长、“三院院士”石元春的学术腐败》的举报贴首次出现在某网络论坛上,署名“农大人”。公开资料显示,石元春现年80岁,中国著名土壤学家,曾担任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校长,为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院士和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举报材料指出,“石元春在部委的《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推荐书》(以下简称《推荐书》)上所填的”学术成就与贡献“弄虚作假,与事实不符”。材料中提到,“‘半湿润季风气候区水盐运动理’是前人的成果并非石元春的发明创造。”“旱涝盐碱综合治理实践主要是田园教授的成果并非石元春所为。”“石元春‘打破咸水禁区’的成果也是剽窃来的……他主持工作不过挂名而已。”“PWS区域水盐运动测报体系主要是雷浣群教授的成果而并非石元春所做。”2011年9月11日,以学术打假著称的新语丝网站刊登了该举报材料,后经方舟子微博转发,此事影响扩大。方舟子微博说:“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季伦、陶益寿、林培、祖康祺等6人实名举报:原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校长石元春在任期内利用职权窃取他人治理黄淮海盐碱土的成果,当选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和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骗取国家和省部级多项奖励以及陈嘉庚农业科学奖和何梁何利农业科学奖。”

  2011年9月11日,新语丝网站已挂出实名公开举报信《中国学术腐败第一贪——揭露、控告原北京农业大学校长、“三院院士”石元春的学术腐败》。而据资料显示,被举报人石元春,以及举报人李季伦、陶益寿、林培等都年过八旬,其中,李季伦为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陶益寿、林培、祖康祺是中国农业大学土壤专家。另外两名举报人分别为曾任京农公司副总经理的杨智泉、中国农业大学助理研究员田向荣。

  举报信指出,石元春“离任校长后要做农业企业家,窃取他人科研成果,骗取深圳市委信任,投资数千万元,分别在深圳和北京成立绿鹏公司,自任董事长。结局是肥了自己,亏了国家,最后不得不廉价拍卖。时至今日他又以生物质能源权威自居,到处忽悠领导和群众,我们这些知情人和受害者实在难以容忍这样一个巨贪在中国教育界和科技界兴风作浪,有义务剥去他的伪装,显露其真实面目。”

  同时,举报信还列出了石元春的“四宗罪”:“学术成就与贡献弄虚作假,把前人理论说成是自己的新理论,剽窃他人成果等”;“黄淮海平原盐碱消退是地下水自然下降的结果,而石利欲熏心,竟然不顾客观事实,贪天功为己有”;“石元春以权谋私巧取豪夺”;“石元春获奖另有内情”。

  举报信列举对石元春道德学风的评论指出,石元春是“水分太多的虚假院士”,“会弄权术、会钻我们社会空子、弄虚作假的、永远喂不饱的、私欲太大的‘包工头’”。

  祖康祺教授揭露:“石元春说:‘曲周试区连续自动测试分析,可以一分钟出14个数据,可以为黄淮海平原50个县服务也吃不饱。’其实1982年耗资105万从匈牙利引进的设备,至今15年连一个县、一个乡也未能服务。石只要个人能出名,不管国家损失。”

  祖康祺曾任“七五”黄淮海攻关项目办公室主任,他说:“‘七五’黄淮海课题主持人辛德惠因病住院,石元春靠主持单位北京农业大学校长的权力,夺取了课题主持人的身份,但石元春从未承担实施工作,从未到过攻关研究现场。” 京农公司原副总经理杨智泉告诉记者,举报材料主要来自两方:田向荣、自己一方,老先生们一方。“老先生反映学术腐败,我和田向荣反映经济腐败。”

  李季伦指出,早在1995年,中科院上海、南京等研究所的举报信就已经到了中科院的院士生物医学部。祖康祺说,他们此前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石元春问题,均未奏效。

  祖康祺告诉记者,“按理说有5个院士弹劾,学部就应当取消石元春的院士资格,但是并没有这么做。”祖康祺说,他甚至当着石元春的面指出“黄淮海平原中低产地区综合治理项目(‘七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石元春评上特等奖的问题,石哑口无言。

  祖康祺介绍,“黄淮海平原中低产地区综合治理项目”于1986年立项,由国家科委、国家计委、农业部等多个部委论证,原由中国农业大学辛德惠教授负责,祖康祺、中科院李松华研究员、中国农科院史孝石教授协助起草了项目报告,石元春当时并不是项目负责人。

  “立项阶段,石元春只是论证会专家组19个成员之一。后来趁辛生病住院,石元春就给农业部写报告,自己做主持人。”祖康祺说。

  “实施阶段的4年中,涉及到了5个部委、7个省市、34个县,他没有去过一个县。中期检查,他也一次没有参加,只是在验收时去过,呆了一个晚上。后期总结形成了4个主件、4个附件,100万字,都是我主持下,和一些研究人员一起完成的,他没写一个字,没有改一个字。”

  祖康祺说,在上述项目中,石元春只紧抓一个权力,“就是评国家特等奖的时候要他来定”。

  “他最近出了一本《决胜生物质》,书里光引用国内外图表268幅,还有50多幅没有出处,每一幅评论几句就出了那么厚……动不动就是‘生物质之父’。这引起了能源界很大意见。”实名举报事件于是发生。

  截至记者发稿时,中国农业大学和石元春方面还未对举报事件作出正式回应。 搜狐微博微访谈我为什么要举报农大原校长石元春?

  1.提问:求得媒体支持是好的,但是用其炒作就略显卑鄙了吧?搜狐微博@方舟子:如果媒体炒作有助于更多人了解真相,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应该欢迎这样的炒作。不要一看到媒体曝光就以为是在为自己打广告做虚假宣传。

  2.提问:政府官员那么多贪污的你怎么不举报啊,说白了你还是欺软怕硬,想出名啊 搜狐微博@方舟子:如果你有官员贪污的证据,请向检察机关举报。我没有义务、权利和能力替你举报。你不欺软怕硬,就自己举报去。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要嘲笑别人。

  3.提问:方舟子是不是积极过分了?学术上的事情,应当内部解决吧? 搜狐微博@方舟子:这不是学术争论,而是学术造假的问题。在中国现在的情况下,学术造假的问题学术界内部未必能解决,往往是解决不了,所以才要有舆论监督。

  4.提问:这里面有没有个人恩怨在里头?搜狐微博@方舟子:这里面也许有个人恩怨在里头。但是这不重要。我们更关心的是举报是否属实。如果举报属实,管他举报人是什么动机?如果不属实,才需要追究出于什么动机诬告。

  5.提问:学术剽窃有什么标准码?有些人写论文也会引用他人的文章和观点,这个度是什么?搜狐微博@方舟子:剽窃是指用到了别人的独创成果却没有做恰当的说明,让人误以为是他的。如果做了恰当的说明,例如注明了出处,就属于正常的引用。

  6.提问:方老师如果这件事是其他几位举报人捏造的,会不会影响到您的声誉,考虑过吗?搜狐微博@方舟子:我只是提供一个发表的平台,引起公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我不能保证里面涉及到的每一点都能成立。我欢迎被举报人做出反驳,我一定也给他发表。

  7.提问:举报人为什么会找您?是想利用您的舆论影响力吗搜狐微博@方舟子:我办的新语丝网站已从事揭露学术造假有十一年了,在中国学术界有一定的影响,很多人要举报学术造假首先想到的是向我们投稿。

  8.提问:方老师您和其他几位举报人是否认识?能否确保证据属实搜狐微博@方舟子:我不认识他们。从举报内容看,有一定的可靠性。我不能保证举报的内容都能成立,所以我欢迎被举报人来反驳。我不是判官,我只是提供一个发表的平台。

  9.提问:你们觉得这在当今中国是个例吗?搜狐微博@方舟子:这不是个例。大学校长、院士造假的,我主持的新语丝网站揭露过很多,光是2009年我们就揭露过十个校长、副校长造假。我本人也自己调查、揭露过一些校长、院士造假。

  10.提问:话说你举报的这些人是不是都跟你有仇啊 搜狐微博@方舟子:11年来新语丝网站曝光了一千多起造假案件,你说我会和这么多人有仇吗?我和被举报的人没有一个有个人恩怨,基本上都不认识。

  11.提问:方老师能说下,新语丝的赢利模式吗?有遇到过资金问题么?搜狐微博@方舟子:新语丝不盈利,是在美国纽约州正式注册的非盈利性机构。网站上有几个广告,广告收入用来支付服务器、网络等费用。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我都是不领工资的义工,不存在资金问题。

  12.提问:那些被你举报的人是不是都成了你的仇人,比如于建嵘? 搜狐微博@方舟子:这个当然,仇恨有深有浅而已,有的人因此恨死我了,也真有采取手段要置我死地的,比如肖传国。这本来就是得罪人的事,我有这种心理准备。

  13.提问:是不是万恶的职称制度导致今天论文造假成灾? 搜狐微博@方舟子:职称制度世界各国都有,其他国家并没有因此造假成灾。中国学术造假成灾是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例如与权力紧密结合的学术体制,不合理的评估机制,以及对造假缺乏监督和处罚。 2011年9月20日,这一事件又有了新进展,石元春在中科院主管的《科学时报》上发表题为《事实与真相》的文章,约八千字从12个方面,一一回应实名举报信,为自己正名。石元春表示,他要为维护自己的人格与尊严,维护“院士”的光荣称号和国内学术界的一方净土,给社会公众一个交待,用事实与真相以正视听。

  石元春称,“举报信”中大量使用了极具侮辱性的语言,诽谤他的名誉,进行人身攻击,这不能不激起他的极大愤慨。

  在回应文章中,石元春称,所谓12条指控没一条能站住脚,全部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歪曲与捏造。

  石元春称,自己担任校长的八年间,学校正处于一系列重大改革和发展时期,在进行改革和推动工作过程中,难免会有某些工作失当和不周之处,进而在感情上伤害到一些同志。

  “对此,我表示歉意。”他说,但举报信中对其学术道德方面的所有指控,都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他说,在其任职校长期间,各高校都在抓科研成果转化与开发,农大当时也有增产菌、阿维菌素等。在开发阿维菌素项目上,李季伦教授对学校做法不满,1995年曾就此向科学院等投诉过他,科学院也曾派人调查。

  “如今李先生又拿出20年前的事,还无中生有地弄出个什么绿鹏公司开发阿维菌素和10亿美元订单等本不存在的事来。”石元春说,李先生(李季伦)是著名的微生物学家,但对黄淮海项目和旱涝盐碱综合治理的研究根本不了解。

  石元春称,自己从校长岗位下来后,有机会思考农业及农业科技发展问题,写过不少这方面文章。近年来十分关注生物质能源和能源农业,积极写文著书,为国家建言献策,这不应是学术腐败。

  “发展生物质产业是利国利民,李先生认为是祸国殃民,这是学术观点不同。学术上鼓励百家争鸣,不应是个人指责。”石元春称。

  石元春称,“举报信”的主要内容均涉及黄淮海项目,除错误百出外,就是一项实证材料也没有,只有些“某某人说”(且不说其真实性)。

  关于举报人杨智泉和田向荣,石元春称,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人,他们与旱涝盐碱综合治理和黄淮海项目毫无关系。举报信中称,杨智泉曾任京农公司副总经理;田向荣是中国农业大学助理研究员。

  石元春称,另外两位是自己的同学,都比他年长4岁,为保护他们的健康,他不想谈其签名缘由。

  “想不到40多年后,个别人为泄私愤,捏造出这篇网文,借用网络技术,极短时间在全球范围内将我丑化到了极致,想把我搞臭,让我身败名裂。”石元春说。

  他还说,近年来,中国学术圈里出现了一些学风和学术道德问题,激起了学术界和社会公众的强烈不满。

  他对少数科技人员存在的学术不端行为深恶痛绝,应当及时揭露和严厉处置。但也要注意少数人利用网络捏造事实,进行人身攻击,注意在打击学术不端行为中减少和避免伤及无辜。

  石元春说,自己作为一个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培养成长起来的科学工作者,在农业科教战线上拼搏了半个多世纪,长期风餐露宿和在农村蹲点,至今一刻也未敢懈怠。现已耄耋之年,竟遭此不白之冤。请求上级科教部门对提供的事实和材料进行调查,还其清白。 时隔数月,由科技部等5家单位组成的调查组对“举报”一事作出正式答复。调查报告指出:举报中所谓“石元春学术腐败第一贪”没有任何依据;网络炒作的“院士告院士学术腐败”的说法不成立,这是一次违背事实的炒作。

  事情总算有了结论,对其中的波折,当事人不愿多谈。只是不少熟悉石元春的人常常关心他的身体,毕竟是80多岁的人了,他总是报之一笑:“我没事。”